【翔润】无虞

银行职员的庸俗爱情故事

重度OOC 琼瑶的很 爆字数只是因为说话不利索

1w4+  一发完


-


二宫和也一大早就坐在市行大楼六层的办公室里,面前的桌子上薄薄两张纸,是上岗新人的去向分配,这期由他领衔的岗前培训也就由他善始善终地把人给送去各个支行网点。

看着挂钟指针比划出的8:30,再次用不到十秒把几十个名字从头到尾扫了个遍,他提起桌上的座机听筒,拨出一个内线电话。

听见另一边有点哑却十分精神的声音响起,他说:“现在去车库把大巴开出来吧爱拔氏。”

在推开门前,他又从裤兜摸出手机,一通噼里啪啦,三下五除二按了发送。

远在...

【翔润/相二】Blumenkranz

基本会有各种灵异/非灵异事件 但是不会恐怖的【因为我并没有那个能力

私设 所以会有很多奇怪的东西冒出来 注意防雷

这一篇的大家都十分的中二 其中sbr全场最佳 注意防雷

1w3+


- 1 - 总角之宴(上)

- 2 - 总角之宴(下)


街头的车水马龙间是行色匆匆的男女老少,没有人留意到一个瘦小的身影正坐在他们经过的高楼顶部那巨大的广告牌后。

捉住一只蝙蝠并不是什么难事,他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办到,难的是在一个人口稠密的大城市里找到它们。

此刻,二宫和也左手提着的那只正咻咻叫个不停,还威胁性的...

这里私心写进去的红衬衣包子润

【就自己拿手机拍的纸片 画质勿怪 

【翔润/相二】Blumenkranz

重度OOC 血族和狼人背景 私设型【所以就是会瞎搞的不要考究啊

一个中二的主线和(可能很多也可能很少)几个并不刺激的故事


1w+


-1- 总角之宴 (上)


画室的门被推开,大野智回过头去,看着门口那个挺拔颀秀的熟悉身影,犹豫了两秒,挤出了一句“晚上好。”

这不合时宜的开场真的不能怪他。

若不是那人怀里还打横抱着一个昏迷的孩童,单看那脸上阴沉的表情,他几乎以为是这只清高又孤僻的吸血鬼终于喝厌了那堆聒噪不停的鸽子身上的血,准备拿自己来换换口味了。

“智君,”对方简约挺括的白衬衣沾了片片血迹,与瞳间闪现的暗沉红色光芒极度...

我……我有点感动。

就为了一句饱暖思xx 屏蔽再改 改了再发 发了再屏蔽 折腾了将近一个小时= =【已卒】


图片出处见水印,不妥删。

【翔润】守则

又是一个没情节的流水账

8k+ 一发完


-


松本润拉开冰箱冷冻室的某一个抽屉时,表情和眼神突然变得比这里结了冰的摄氏零下还要低个几度,“樱井桑。”

在厨房打下手,小心翼翼剥着虾壳的樱井翔听这语气有了一丝的不太妙的预感。

“我们的同居守则里是不是有写过,冰淇淋不要买到塞满整个盒子?”看着那一排排樱井翔的笑脸,松本润有点头疼,想着你还真是对你的代言尽心尽力了。

“不是我买的啊,人家公司送的,我推辞不掉也没办法。”樱井翔的语气十分委屈,其实他都已经把相当一部分送人了。

“那你一个人负责把它们全部吃掉。”松本润取了鱼块出来后回到厨房,表情冷漠的经...

还是贴一下吧 这是昨天文里提到的图 XD

【悄咪咪说其实我也没看过剧 但是看见了这张图 写的时候就突然想起来了 然后各种翻翻翻终于找了出来

【翔润】感冒

马内甲与大明星。

重度OOC 尴尬告白预警。

非常非常短 5k+ 一发完


-

“明天要早起去录外景,所以……”

“樱井桑,这已经是第三遍了,我保证早睡,绝对不会带着黑眼圈上镜。”

“不是,内容还挺麻烦的,怕你休息不好再一累到又要生病。”前排的樱井翔一边低头翻看着自己的手里的记事本,一边自言自语,“这不是年末了吗,本来就是你的易感期。”

松本润窝在后排低头玩手机,屏幕上的字一个个跳进眼里却仿佛变得完全不认识,无法被大脑读取,他抿着唇,抑制不住嘴角上扬,美滋滋的想着,其实他还是很关心我的吧,事无巨细什么都能记得啊。

“啊对了,说到感冒啊,前几天你和田中桑一...

为什么我没开车 但是Lof把我和谐了?

为什么发的时候能发 但是后来给我和谐了?

【翔润】富家少买房记

又名 论小号的重要作用【不

说好的糖 然而不甜 我也很绝望【话说为什么打不上艾特 一打就卡死一打就卡死

1w+ 一发完



“我们家八嘎说,这个你一定喜欢。”二宫和也把手机里一张照片调出来递给松本润。

果不其然,松本润扫了一眼后就移不开目光,“他在哪找到的?”

“我也不知道,毕竟他这个人走在大街上都能被人搭讪然后买下人家家里的狗。”二宫和也嫌弃的把一块肥肉丁拨到盘子一边。

这三个人最近在找房子的事情上有许多共同语言,因为他和相叶雅纪终于决定结束被房东太太支配的恐惧,搭建真正属于自己的小窝...

【翔润】Papperlapapp

瞎扯淡,私设如山。

就想让我担卖个萌而已。

生子ABO 十分魔幻 还有大量狗血。

 9k+ 一发完。


 -


诊室里,松本润难得乖巧的坐直在椅子上,对面人的表情变化让他本能的想逃。于是就在这个以身形敏捷反应迅速为傲的Omega马上就要念出空间移形咒语的最后几个字让自己砰地一声消失时,对面的白大褂童颜医生把听诊器从脖子上摘下来,重重往桌子上一拍,“你敢跑?”

松本润只得乖乖收了动作,法术波动又回收导致外溢的星星点点魔力在他的指尖弹出几个紫色的魔法泡泡,又噗的一声灭掉。

二宫和也闭上眼睛,一脸头痛的揉着眉心,“我是怎么交代你的...

©小阿灰|Powered by LOFTER